消失中的行業

DSC_0959

在完成謝銘祐【台南】專輯的包裝過程中,我們需要找一些比較古樸的印刷方式或字體。
在某個飄著冬雨的傍晚,找到民權路青年路交叉口一家專門刻印也印喜帖的老店,店面已經很老舊,環境設備似乎也沒怎麼整理,只見厚厚舊舊的喜帖名片樣本,散落在櫃檯上,而櫃檯後面有一台古早時候印名片的圓盤機。
在樓下喊了幾聲,老闆從樓上走了下來,聊一會兒才知道,現在已經沒有人用以前那種薄薄月曆紙印東西了,難印又厚工。

小時候跟著媽媽去報社,曾經見到這些一小方一小方的金屬,組成一大張一大張的報紙。
當下真想把眼前看到的整牆鉛字,全部包起來帶回家。

跟老闆買了「大員人力共同合作社」的大小鉛字各一組。
只見他抄起小木盒,在昏暗的燈光下從牆上一一挑下正確的字,心中湧出一股莫名的感動。
因為時代變遷,鉛字印刷已是幾乎消失的行業,但從我眼中看來,這種不得不的淘汰給人淡淡的無奈與悲傷。
認真與單純似乎越離越遠,而且沒有人在乎。
聽說台北還有一間專門鑄字賣字的鉛字行,希望他們堅持下去。
如果中樂透,一定要買一整套鉛字跟圓盤機回來,滿足所有跟我有相同想法的人。

001

Advertisements

7 thoughts on “消失中的行業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